• 发布
      配图 扫一扫

    菊仙把满头珠翠,一个一个地摘下,一个一个地添在那赎身的财物上。
    还是不够?她的表情告诉她。
    菊仙这回倒似下了死心,她淡淡一笑,一狠,就连脚上那绣花鞋也脱掉了,鞋面绣了凤回头,她却头也不回,鞋给端放桌面上。
    老鸨动容了。不可置信。原来打算劝她一劝: “戏子无义……”
    菊仙灵巧地,抢先一笑:
    “谢谢干娘栽培我这些年日了。”
    她一揖拜别。不管外头是狼是虎。
    旋身走了。
    老鸨见到她是几乎光着脚空着手,自己给自己赎的身。
    白线袜子踩在泥尘上。
    风姿秀逸袅娜多姿,她繁荣醉梦的前

    NO.22169 ——出处: